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建筑工程 > 正文

EPC总承包合同的概念和性质

2020-03-17

一、EPC总承包合同的概念

EPC即Engineering(设计)、Procurement(采购)和Construction(施工)三个英文单词首字母的缩写,也被称为交钥匙工程(Turn-keyproject)。与传统发承包模式有所区别,EPC总承包模式强调勘察、设计、采购、施工等工程各环节统筹与有机统一,在发包人与承包人之间形成一份总的承包合同,此时发包人与承包人之间的法律关系性质为何,实践中尚存争议。EPC总承包模式是新能源发电项目普遍采用的承包方式,除电站项目的勘查、设计、施工外,其核心设备的采买费用常占据整个承包合同价款的大部分,对其性质的界定也变得更加困难。

二、EPC总承包合同的性质

实务中,对于EPC总承包合同的性质主要有三种不同的观点:一是按照合同法有关规定,建设工程合同包括勘查、设计、施工合同,发包人可以与总承包人签订总建设工程合同,EPC总承包合同的性质为建设工程合同;二是建设工程合同法律关系不能涵盖EPC总承包合同全部内容,EPC总承包应为承揽合同;三是EPC总承包合同涉及广泛,将其定性为建设工程合同或承揽合同都不准确,应按照无名合同进行审理。律师将在下文结合具体案例进行逐一分析。

1.建设工程合同纠纷

我国《合同法》第269条的规定,“建设工程合同是承包人进行工程建设,发包人支付价款的合同。建设工程合同包括工程勘察、设计、施工合同。发包人可以与总承包人订立建设工程合同,也可以分别与勘察人、设计人、施工人订立勘察、设计、施工承包合同。”EPC总承包合同的目的是承包人向发包人交付满足使用功能、具备使用条件的工程项目,其本质上主要为建设工程合同性质,即可能包括建设工程设计合同、建设工程勘察合同、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又因EPC总承包合同主要内容为基础设施的建设施工或相关设备的安装等,且此类纠纷争议问题多涉及项目工程的竣工验收及工程款的结算,实践中,大部分法院会将EPC合同性质认定为建设工程合同,适用《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司法解释》(一)(二)进行审理。

在(2015)鲁民一终字第119号案中,丽鹏公司上诉主张涉案合同不单纯属于施工合同,还包含工程设计、设备采购等,应属于建设工程合同或承揽合同,不应适用《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司法解释》处理本案。山东高院认为:从双方签订的EPC总承包合同内容看,鸿啸公司承包丽鹏公司开发建设的光伏低压并网电站工程,包括光伏设备采购、光伏项目系统集成安装及配套设施改造、光伏项目系统调试、光伏项目数据显示及传输工作、光伏项目系统维护,工程技术设计由山东鸿啸电力工程有限公司委托具备相应资质的单位完成。即工程设计、工程施工等均属于鸿啸公司承包范围。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六十九条之规定。据此,本案的案由确定为建设工程合同纠纷是正确的,原审法院适用《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司法解释》相关规定处理本案并无不当。


在(2015)民一终字第144号案中,青海高院认为:世纪能源公司作为发包方与中利腾晖公司作为承包方签订的《光伏发电项目总承包合同》,约定总承包范围为共和30MWP光伏发电项目工程的设计、建筑工程、安装工程等全过程的总承包,属于合同法所规定的承包人进行工程建设,发包人支付价款的建设工程合同性质,双方约定了该光伏发电项目工程的设计、建筑工程、安装工程等EPC总承包,且合同最终目的是要实现该光伏发电项目竣工并网发电,因此,本案应为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而非加工承揽合同纠纷。

2.承揽合同纠纷

实践中,也有部分法院认为建设工程合同法律关系不能涵盖EPC总承包合同全部内容,根据《合同法》第251条将EPC总承包合同定性为承揽合同较为适宜。在江苏高院(2018)苏民再261号案中,南瑞公司主张双方所签订合同为建设工程合同,应由不动产所在地法院进行管辖,南京中院认为:湛蓝公司与南瑞公司签订的《光伏并网发电项目设备及施工承包合同》,约定工作范围为整套完整的光伏电站项目建设及其服务。双方约定的工作范围虽包含了土建施工、设备安装施工等工程建设内容,但除此之外仍包含大量采购、调试、服务等内容,且约定包工、包指定材料、包验收通过,该合同主要工作内容已超出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范围,符合承揽合同所要求的承揽人按照定作人的要求完成工作,交付工作成果,定作人给付报酬的特征,应认定为承揽合同。故南瑞公司主张双方所签订合同为建设工程合同,理由不成立。

3.合同纠纷

因EPC总承包合同包含内容广泛,也有个别法院认为将EPC总承包合同定性为建设工程合同或承揽合同均不准确,应将其按无名合同进行审理。在(2018)鲁民终2002号案中,山东高院认为:从双方合同约定的内容看,涉案《光伏电站承包合同》不但包括电站设计、施工等建设类项目,还包括设备采购、系统安装、调试维护等承揽类项目,因此,无论将本案定性为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还是承揽合同纠纷都有失偏颇,采用二者共同的上一级案由即合同纠纷更为妥当。

三、律师观点

根据各地法院司法实践的主流观点,律师认为:根据《合同法》第285条“在法律对建设工程合同没有特别规定的,适用法律对承揽合同的有关规定”可知,建设工程合同本质上属于承揽合同的一种特殊类型,导致实践中对EPC合同的定性存在争议。但建设工程合同毕竟是特殊的承揽合同,两者虽有一定的相似性,其区别也较为明显。

就EPC总承包合同而言,因其采取了设计、采购、施工一体的模式,规模较大且包含大量基础设施的建设,最终建设成果亦大多是向发包人移交包含地上建筑物、构筑物的项目成果,合同范围远超过一般的承揽合同。因此,将EPC总承包合同定性为建设工程合同更符合其合同特性。各地法院对EPC总承包合同的性质认定总体上也以建设工程合同为主。仍需指出的是,此类EPC总承包合同中,其核心设备的采买和安装费用往往占据整个合同价款的绝大部分,因此合同中有关结算方式、监理制度、标的物质量标准及标的物保修等约定与一般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有所区别,实务中,法院或会根据合同约定的具体内容、合同目的进行多方面分析而对其进行定性。

19956023244